最新:新書[短衣夜行紀]出版、新書[沉香]出版、董啟章及韓麗珠序[沉香]、[沉香]代自序、〔行路難〕現行發行點

1) 本網誌只放最新的出版公佈、相關的評論或對談, 或公開活動公佈, 平日的筆耕練習請往李維怡的個人網誌, : http://fleurspirit.wordpress.com–或查看右上角的RSS啦

2) 新書已出版:《短衣夜行紀》

3) 雄仔叔叔序《短衣夜行紀》

4) 新書已出版:《沉香》

5) 董啟章序《沉香》韓麗珠序《沉香》《沉香》代自序

6)最新更新影片: [文學.修辭.政治]座談會錄影ourtv通勝節目訪談《行路難》

7)最新《行路難》評論: 盧勁馳(不信)鄧小樺譚以諾

8)《行路難》現有發行之書店

(香港朋友:請到各大小書店找, kubrick有做發行的, 如已售罄可幫忙請書店入貨;

台灣朋友: 由於在聯合文學獎得獎那篇小說有收錄於書中, 而又有版權問題,故台灣書店大都無售, 只是台灣苦勞網朋友大手筆購去十本,台灣讀者可試往苦勞網問問有人願意讓出嗎? 待聯合文學出版的新書《沉香》於2011年4月23日在台出版後,《行路難》就可以於台灣出售, 現於唐山、註書店有售。有興趣的書店, 可直接與香港kubrick書店聯絡)

內地朋友: 不好意思, 因書中有提及六四事件, 故根本入不了大陸, 只好請大家來港購書,或盡你們的地下書道之能了…)


廣告

感謝韓麗珠的文章:跨過小說和文學的界線--關於《短衣夜行紀》

跨過小說和文學的界線--關於《短衣夜行紀》

(應編輯S的邀請,在新年推介一本2013年出版的書,我想了想,便寫了它。如常,人家訂出的是五百字,我又寫了一千多。把刪減本交出,把原來的長版本留在這裡。)

積極參與社運,同時做音樂、拍紀錄片的李維怡,繼《行路難》及《沉香》之後,《短衣夜行紀》作為第三部詩與短篇小說集,進一步確立了「文字耕作者」的文學嘗試,以小說紀錄許多被忽略的微小個人歷史,在大寫的歷史以外,書中每一篇的小說敘事者都站在弱勢和少數的位置,為聲音被制度吞沒的人,留下生活裡種種壓抑之言。
在小說裡,可以找到為口奔馳而無法請假的父親,為了兌現帶女兒到荔園遊玩的承諾,二人在冬日清晨,所有機械電玩還沒有開始運行的樂園裡,竭力自娛(《遊園》);貧窮母親憐惜小女兒的同學家徒四壁的境況,比自己的狀況更需援手,因而在中秋之日多買一個燈籠送她(《燈籠》);裡獨力撫養兩孩子而不得不依靠拿取綜援生活的大陸婦人帶娣終日惶恐,害怕上問探訪的社工留難,更害怕鄰居的目光,只有單身女子阿娟願意給她一點關懷(《平常的一天》);面臨屋子被強行收購清拆,以及在七一遊行翌日,被逮捕肅清的社運青年,都是城巿裡每天出現,而大部分的人都不敢細看從拐角處隨時閃出來的一張張蒼白的臉。
實在,險要的現實不一定是真,相濡以沬的人情也不一定是假,李維怡所試驗的是一種觀照現實的方式,透過文字補綴終將被遺亡的歷史,同時,以寫實主義的方法,在虛構的小說裡,重塑在主流媒體避而不談的荒誕現實,人物在陰冷的現世裡,與同為少數的人間微妙的互動,很可能是唯一存有暖意的出口,正如《聖誕快樂》中那對衝出馬路勇救傷者,卻被警察和傷者朋友冷待的同性戀人,行動似乎改變不了世界的什麼,卻使他們忽然出生勇氣,掏出藏在口袋裡一直緊握著的雙手,對驚詫的路人笑說︰「聖誕快樂。」
然而,要是敘事者始終無法離開弱勢的位置,執法者也只能貫徹始終是強權,小說裡相似的對立,宿命般必然出現,以致於對立以外更複雜的面向,便因而被忽略。但我懷疑,作者很可能早已洞悉這一點,而仍然這樣寫的理由,是因為,如果文學不必純綷是文學,而是作為社運的一部分,必須來自群眾,也必然走向群眾,那麼,呈現在生活裡被消滅的聲音,便是先決的價值。因此,要是能放下小說和文學的界限去理解李的文學實驗,便能感到,讀畢全書而掩卷之時,巨大的揪心和觸動,像把傷口敞開,又被治療,這些能量的背後,是對這個城巿這片土地的強烈的感情,以致必須以文字挖掘它的過去、現在,期待和栽種它的未來。書中每一篇文字都帶著往昔的影子,例如已經消失的荔園、逐漸息微的紙紮鋪和紙燈籠、已被淡忘的香粉寮和沙田罷工慘案、「抵壘政策」、人蛇……可作者早已說明「本故事並非純屬虛構,亦非全然史實,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與不巧合,之外」(見「跋一」及「跋二」)。只有在虛構及非虛構之間,才能重構某種容易被日常消減的深藏的現實,正如,只有跨過小說和文學的界線,才能重拾小說和文學的意圖。
雖然書中展現的是具體的香港,然而,書中的人和事,並非這個地方所獨有,強拆、迫遷、新移民、警權過大而不同階層的人互相壓迫,幾乎是每一個已發展或發展中的城巿已經或終將面對的問題。只有清楚地了解自己生長的地方曾經遭遇過的苦楚,才能深切地明白他方和他人,是此書所指出的方向。

(原刊2014年2月3日《自由時報副刊》

(轉載於作者博客:http://wordsdontunderstand.blogspot.hk/2014/02/blog-post.html?m=1)

最新耕作結集《短衣夜行紀》將於2013年書展出版

lwy2013-cover-dummy-01

短衣夜行紀

文字耕作:李維怡

出版: kubrick

設計: renatus wu

內容簡介:

《短衣夜行紀》是李維怡繼2009年《行路難》後於本地出版的文字耕作結集。集子中,維怡繼續以文字錘煉各種社會參與的思考和感受,並逐步走向一種詩歌、散文、紀錄片、小說共融的筆耕方式。集子以真實世界的緩慢、細緻,紀錄下各種被輾過的裂痕,以圖在這高速消費化、廣告化、偶像化的都市中,持續拷問「人」的立足點。

雄仔叔叔在序中寫道

「歷史和瑣事,會被遺忘,至記不清楚。從1966年的反天星加價事件到2005年的反領滙收購,途經1995年的金輪大厦天台屋抗拆再到2010年的反高鐵,我們記得什麼呢?除了『歷史的算術』,我們記得那些人嗎?...在社運、抗爭的呼喊、激昂中,理論、認知只是抗爭堡壘部份的基石,這部份的基石可在權力運作下朽壞,只有人與人之間的愛和尊重,才是抗爭的人間正道...」

 目錄:

代自序﹣所有

代自序﹣召魂

序: 回歸人性,就是力量(雄仔叔叔)

遊園

城市速寫

燈籠

送行

聖誕快樂

等式﹣﹣悼工殤的巴籍少女

沉香

無題﹣﹣悼李旺陽

平常的一天

復活﹣﹣悼被警察槍殺的尼泊爾朋友

這,不是一個鬼故事

無題

某年七月二日清晨的一些瑣事

悼亡

跋一:擠

跋二:那些被遺忘至記不清楚的歴史和瑣事

售價:感謝 KUBRICK經理在沒有資助下仍做$62的街坊價

雄仔叔叔序《短衣夜行紀》:回歸人性, 就是力量

回歸人性 就是力量

(一)

維怡的文字耕作,總是在尋找脈絡和連繫,因為一如她在<跋>中點題,歷史和瑣事,會被遺忘,至記不清楚。從1966年的反天星加價事件到2005年的反領滙收購,途經1995年的金輪大厦天台屋抗拆再到2010年的反高鐵,我們記得什麼呢?除了「歷史的算術」,我們記得那些人嗎?

 

之前已有論者提及,維怡「結合成長和傳承兩個主題,把年輕一代和先人重新連繫起來,帶出意味深長的信息———-當下的覺醒和未來的走向,必須建其於對過去的認識和繼承。」(董啓章)在這個集子裏,維怡更著意開墾當下的連繫,她要在眼前的街道樓房,每天的早出晚歸中,辨認那些被邊沿化為「歷史的算術」的草芒與稗稈,那些我們真的很容易遺忘的人。

 

維怡是怎樣辨認他們出來?

 

她怎樣辨認出<某個七月二日清晨的一些瑣事>中的菁茹,那個「只是站在路邊想支持這些為反對地產霸權而佔馬路的年青人」而被捕的師奶。

 

她怎樣辨認出<這,不是一個鬼故事>裏在舊區重建守著報攤的志忠和一班搬走了但到最後一刻回來撑他的舊街坊。

 

她怎樣辨認出<平常的一天>帶著孩子在6號劏房卑微地過活的帶娣和住3號房寧願打著手電筒過活也「不用那死地產婆的電」,到公共浴室冲涼而不被地產婆超收水費的阿娟。

她走到眾人中間,辨認他們。

(二)

一點也不易呀!

星期日下午,福華街北河街交界,深水埗地鐵站出口背後的一小片空地,維怡跟一班年青人一身土裏土氣的彩帶、冠冕、手環,為街坊放電影、演街頭劇、唱歌跳舞,還有詩人讀詩,講古佬講古。那種街頭滙聚,雖說得上人頭湧湧,但多是來去怱怱;在地的,一邊是蓆地而坐的印傭,一邊是年長街坊有一句沒一句,留神觀看的不多,轉一個臉,就記不得他們的容貌了。

真的很難呀,讓那些面目濛糊的街坊浮現,重新佔有他們應有的位置。但他們執意每月一次,來到這裏,在這片田圃上努力,因為維怡說過「創作行為並非『無中生有』的『創造』,而是對現實世界的元素進行『重新組織』的『創作』」,是「自我與他人的生活結合成為某種總和」,她稱之為「文字耕作」。這些年,她在深水埗跟街坊日夜廝磨,與他們在社區重建中播種出合乎人間尺度的視野,讓街坊劃出自己的方寸,讓人看到,也見到自己。

見到,呀!那個不就是青茹,「十幾歲時背著個小背包,因突發變故從內地跑出來,僭入市區找阿爸。她什麼都不知,只知一個叫「深水埗北河街」的地方… 」。是的,這裏就是北河街。

(三)

耕作者最大的力量就是恆心和毅力,對別的生命抱有同理心和尊重。但這並不保證必有收成,沮喪和無能為力的時刻總是有的。維怡在序中開宗明義地說:

……..

歸來兮

 

燃盡的死灰

  和一切

 無法辯白的故事

 

如何刻服沮喪,面對無能為力?靠的是呼吸。書中一詩一文的間格,就是抗爭者在奮發的路途上的呼吸。詩,主要是對生命的殘酷的怨和怒;故事就是在生活的肌理中潛行,摸索人與人結合的可能,抵抗殘酷。這一切一切的動力,就在於堅執於失望和希望之間一份温暖、慈愛。在開篇故事<遊園>裏,父親因就著上班時間,過早地帶著滿懷想望的女兒到荔園遊樂場,在空蕩蕩的寒風中:

 

父親用兩隻肥大的手掌,把女兒兩隻小手夾在中間搓揉著,女兒望著父親像暖爐般的大手,想起自然科學教科書裡所寫的仙人掌有一個四字詞:「肉肥皮厚」,便唸道:「仙人掌」。

 

不知維怡是否刻意以此開篇,我讀出的意旨正是,在社運、抗爭的呼喊、激昂中,理論、認知只是抗爭堡壘部份的基石,這部份的基石可在權力運作下朽壞,只有人與人之間的愛和尊重,才是抗爭的人間正道。

 

(四)

而這,並不抽像,也不溫吞。像貓。

 

在<這,不是一個鬼故事>裏,貓兒吉吉跟志忠留守到最後,在搬得空寂的街道樓房間出沒,像一道暖流,但同時也是一種獨立特行。在故事裏,牠對不同的人自有取態,一如<某個七月二日清晨的一些瑣事>的敏:

 

這女孩眉清目秀,看著警察時總是豎起兩條眉毛,那樣子,像那些不幸在路上單獨遇見狗的貓。

 

單獨遇上狗的貓,有點不幸,但世道如此,遍地田生,警力橫行,得要學著敏這個橫眉瞪眼:

 

忽然那少女爆發了:「吓?你不是昨夜才值班,為什麼早上又要值班?那是什麼公司來的!都叫你…….

 

電話那邊卻很快收了線,阿敏的朋友走向她:「怎樣?你老媽子又給外判公司玩了!?」

「她說我什麼我都能忍,但她自己都是基層,明明最被人欺負卻總是這般退縮,看到就火大!」

 

這樣的貓,哪會怕狗呢?況且還有一個怪婆婆準時來餵流浪貓。她、你、我、牠,「…生活結合成為某種總和」,說來奇怪,政治在這裏回歸人性,就是力量。

 

雄仔叔叔

20135

17/3/2012~講題:〔說故事:生命的撞擊與哺育〕

這是康文署圖書館每年的的活動, 今年以「讀出生命的…」為主題,並分為「與文學相遇 – 生命的傳承與創新」、「與社會對話 – 生命的關懷與回應」以及「與世界相處 – 生命的反思與探索」三個系列。我會於今週六,即3月17日與各位見面:

日期: 2012年3月17日

時間:下午3時至4時 30分
地點:牛池灣公共圖書館

內容提要:

故事創作,是一種生命撞擊生命的過程。創作的過程中,創作者的生命經驗,會撞擊他/她心目中的角色、這個角色所生存的歴史時空、還有這個角色在真實生活中的原型。這是一個與他人的生命經驗互相撞擊和互相哺育的過程。

人都不可避免地存活於世間,個人的心靈與社會集體的形式,也就是在這樣不斷的互相撞擊和哺育的過程裡,慢慢滋養起來,不能輕易分割。

這次討論會中,我們可以一起看看陳映真和張愛玲兩位的敘事和修辭,如何在強大的社會業力裡為小小的個人尋求空間;又如何在渺小的個體生命中,窺見社會和歷史巨輪的運作。

或者,我們可以從中發現,在自我與他人之間,更多可能性。

延伸閱讀:

作者及書名:陳映真《華盛頓大樓系列》

 簡 介:陳映真是台灣現實主義文學的重要作者,在白色恐怖時期曾因言入罪坐過牢。《華盛頓大樓系列》是出獄後,陳映真驚覺資本全球化下台灣社會的轉變而寫。系 列由《夜行貨車》、《上班族的一日》、《雲》三篇小說所組成,在宏大的社會敘事下,個人感情、生命情調依然可以處理得心細如塵。

 作者及書名:張愛玲《傾城之戀》

 簡介: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是文藝愛好者熟悉的作品,但除了「愛情」以外,你的心靈還能從張愛玲的筆下看到什麼呢?

《沉香》獲選亞洲週刊2011年十大小說…

亞洲週刊2011年十大小說揭曉 .章海陵

二零一一年亞洲週刊十大小說揭曉,從歷史到寫實,從官場到商場,從偵探到武俠,哈金、章詒和、黃曉陽、格非、聞人悅閱、嚴歌苓、英培安、紀蔚然、金光裕和 李維怡都在創作中描寫人性的複雜和多面性,不約而同在擔憂孤獨禍害的無限可能。但全球華人多元化經驗的分享,成為抵擋災難的有效武器。

全文: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tt&Path=3314995411/03tt2.cfm

《行路難》獲第十一屆香港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

總 評 : 語 言 成 熟 , 適 度 運 用 粵 語 以 增 加 地 方 色 彩 、 表 現 人 物 語 氣 , 有 吸 引 力 。 小 說 集 釆 用 平 民 的 視 覺 和 寫 實 的 筆 法 , 呈 示 的 生 活 面 寬 廣 , 反 思 的 問 題 深 刻 。

小說組評審: 金聖華教授、陳若曦女士、劉以鬯先生、劉紹銘教授、顏純鈎先生。

http://www.hkpl.gov.hk/tc_chi/ext_act/ext_act_lac/ext_act_lac_hkbacl/files/2011_biennial.pdf